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390章 团圆的日子近了

    五年来,京城里第一次有了胜亲王的音讯,且非皇帝与朝廷颁布,而是离京数日后,闵王妃向皇帝传来的消息。(www.sajiye.net)

    道是母女婆媳一行人,回纪州途中遇见与王爷容貌相似者,待要上前询问,那人却惊恐地逃跑,眼下王妃自己带着人去找,并分别向皇帝和身在边境的儿子项圻送去消息。

    扶意冷静地询问:“这本该是朝廷机要,是谁传出来的”

    争鸣喘匀了气,解释道:“您知道,如今进城,不论百姓官员都要盘问搜查,那些人硬要闯,说事情紧急,说不能耽误皇上找亲弟弟。在场的人都听见了,一路传到城里来,怕是百姓们比皇上知道的还早。”

    扶意立时明白王妃的用意,只有全天下人都知道了,皇帝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嘉盛帝苦恼的是找不到他弟弟,若是知道了王爷的行踪,必然不等告知天下,就先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再去打听消息,但仔细大老爷找你麻烦。”扶意说,“我眼下虽不顾忌,你还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争鸣领命退下,扶意转身回卧房,看见桌上最后几张给平理的悔过书,便吩咐翠珠:“去西苑请四公子来,我要问他,是不是把悔过书都念仔细了,不能再去国子监被冠上弄虚作假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翠珠笑道:“三公子回来若知道您给四哥儿作弊,怕是连您都要责备的。”

    扶意道:“他若能早早回来,去国子监与博士夫子们打交道,还用得着我辛苦”

    香橼在边上对翠珠说:“公子若能回来,她怎么都成的,我们别操心”

    她们说笑着,翠珠去西苑,香橼张罗早饭,扶意独自回到书桌前,将最后几篇悔过书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但内心的激动,让她无法静下心,就快了,他们夫妻团圆的日子近了,这天下也终将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皇宫里,祝承乾赶着早朝前,急急忙忙来见皇帝,嘉盛帝将闵姮的书信丢给他,恼怒地说:“她一路把消息传进来,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还活着,朕若不让百姓们见见活着的人,纪州就要先反了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匆匆几眼,看得眉头紧蹙,禁不住问出口:“这是什么意思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朕正要问你,这是什么意思”嘉盛帝满眼的戾气,语气凶狠,“镕儿说他知道了行踪,到底怎么说怎么闵姮又会半路遇上,是她骗了朕,还是你儿子骗了朕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分外紧张:“眼下臣联络不上他,一切只有等犬子归来,亲自向皇上解释。”

    嘉盛帝问:“你的儿子,你心里可有把握”

    祝承乾跪下道:“皇上放心,祝镕绝无异心。”

    皇帝长长一叹:“先把人找回来吧,镕儿到底去了哪里但不论他们怎么闹,朕已经有了万全准备,只是可惜你辛苦养大的儿子,朕也费心血栽培他,不要辜负了朕和你才好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深深叩首,待要退下,皇帝突然叫住他:“闵姮虽走了,可京城还留有他们的人手,那些夜里作乱生事的,想必就是她的人。朕还想着,朝堂上不少人可能已经倒戈,暗中帮着他对付朕,你替朕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“查出的官员,先不必惊动。”皇帝道,“列出名单,朕日后再清算,一会儿朝堂上,高兴些,朕的弟弟终于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在京城里热闹了一整天,韵之也兴冲冲赶回家里来,为了郡主和大姐姐能一家团圆而高兴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惹了一场风寒,虽已大安,但气色不佳,人也瘦了一圈,叫祖母念叨好半天后,才得空和扶意回清秋阁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闵延仕忙得很,早出晚归,不过总会和我说几句话,见我胃口不好,我吃粥他也陪着喝粥。”韵之被扶意摁在美人榻上躺着,拥着绒毯,眼珠子随着扶意走动转来转去,满脸幸福地说着,“他开始顶撞他娘了,我听下人们说,我那婆婆气得半死,说儿子跟着儿媳妇学,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扶意总算忙停顿,坐下来摸一摸韵之的额头,故意道:“奶奶要你住两天再回去,不如就住下吧,陪陪我也好。”

    韵之笑得腼腆:“可我若不在家,谁来照顾他呢。”

    扶意满心欢喜,轻轻揉搓韵之的脸颊:“你哥哥若知道,该多高兴,他就怕你罢了,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韵之很是骄傲:“我就说,他并没有喜欢的人,倘若他是心里另有别人的,我才不知该怎么办,既然他的心是空的,我住进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扶意从香橼手里接过燕窝羹,亲手喂给韵之吃,问了一些闵家的琐事,果然闵夫人过河拆桥,早就把当家的权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竟然走了,不可思议。”韵之念叨着,“她怎么甘心放下这一切呢,大伯父也是狠心,就把妻子丢在城郊不闻不问的。”

    扶意不愿念叨公公婆婆之间的事,细心喂韵之把燕窝喝了,要下人准备她爱吃的东西,好带回闵府,东苑那头,周妈妈来探望小姐,送来亲手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“夫人知道,您不乐意见她,见了难免又争执生气。”周妈妈说道,“但夫人心里惦记您,怕您在婆家受欺负,就想问问,贵妃如今被皇上赦免了,可有人为难您”

    韵之反问:“她是不是想知道,四皇子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周妈妈笑得好尴尬:“什么都瞒不过姑娘。”

    韵之说:“不是我不乐意告诉你们,我病了这几日,家里家外的事都不管,实在不知道什么。只知道一件事,贵妃不肯放闵初霖出来,那家里少了这个人,没人敢欺负我,您让母亲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连连称是,不敢再多打扰,请韵之多保重身体,便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扶意也好奇:“我们都以为,闵初霖也能被赦免,正为你头疼,没想到贵妃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韵之说:“她伴君二十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想来皇帝是念旧情吧。闵初霖算什么呢,皇帝原就要打压闵家势力,她倒是背负起整个家族来了。”

    扶意说:“但总有出狱之日,将来也难嫁,怕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留在家中还是要和你作对。”

    韵之不以为然,摆摆手说:“不能够,我压根儿没打算和这家人相处太久,我正在潜移默化地说服闵延仕,让他有魄力抛开家族,和我单独出去,过我们自己的日子。不像你似的,责任心重,要为了这个家如何如何,我没那么好的心眼。”

    扶意说:“自然是两家人不一样,没得比。”

    那之后,三婶婶抱着平珍来说笑一回,初雪带着怀枫和嫣然找姑姑玩耍,到夜里约定的时辰,闵延仕果然亲自来接妻子回家。

    他本有心向长辈们行礼问安,但老太太说时辰已晚,孩子们太辛苦,日后得闲了再相聚不迟,又担心这些日子京城夜里不太平,便命平理带着家丁送送他们。

    扶意借口饭后消食,送韵之出来,见到了等在正门下的闵延仕和平理。

    平理故意说:“我回来这些日子,都在家见她好几回了,嫁出去的姑娘,怎么老往娘家跑,你也该管管才是。”

    霸道的韵之一脚踹上平理:“你又欺负我,你自己有多好呢,等三哥回来,我看他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闵延仕赶紧拦着,好生哄道:“怎么急了,平理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韵之也是急猛了,还真有些头晕,碎碎念着数落平理,闵延仕则不忘向扶意欠身告辞,而后小心翼翼搀扶韵之往门外去。

    扶意又跟上来几步,便见闵延仕亲手将韵之抱上马车,二人举止自然又亲昵,在丈夫的呵护下,韵之身上藏不住的幸福和甜蜜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回想两家人牵扯到太子遇袭一案,扶意和韵之在宫门外见到的人,若说那时候的闵延仕是京城第一贵公子,扶意觉着,如今的闵大公子,才真正能叫天下女子倾心痴狂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身上总氤氲不去的哀愁和凄凉,几乎都看不见了,他遇见了能让他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平理,你也速去速回。”扶意叮嘱一声,挥手送别他们一行人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下人们不会让怀着身孕的少夫人在门口久留,立刻就将扶意送回了清秋阁,又回到这里,已经熟悉每一个角落的地方,扶意莫名地感到了孤独和冷清。

    她心里明白,自己是又想念丈夫了。

    夜渐深,清秋阁里静悄悄,廊下值夜的丫鬟聚在一起烤火,偶尔说几句悄悄话,都没逃过扶意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躺着不自在,已经背靠在床头坐着,在一片昏暗中翻花绳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花绳在手指间缠成一团,到如今闭着眼睛也能翻得灵活顺畅,这些日子无眠的长夜里,都靠这一个绳子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屋外窗户下忽然传来笑声,有个小丫头轻声说:“我娘要我回去嫁人呢,我不干,我在这里是吃穿体面的公爵府丫鬟,主子仁厚,不朝打夕骂的,回去嫁个人,万一跟翠珠似的,我还活不活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少夫人张罗着,要给翠珠姐姐和她男人和离呢,叫我看”

    可是突然间,她们没声儿了,扶意拨开床幔仔细听,依然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正当她要躺下,很轻很轻,但熟悉又久违了的脚步声传入耳朵,扶意的心猛然急促地跳动起来,丢开花绳,光着脚就跑到门前来。

    双手打开房门,眼前赫然出现高大的身影,一手悬在半空,像是也要开门,纵然背对着月光,看不清面上的模样,扶意也知道,是他的丈夫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回”祝镕很惊讶,但话未完,扶意已经扑在他怀里,紧紧抱着他的腰肢,带着哭腔喊了声“镕哥哥”。
北京幸运28预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