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489 十一出面

    张敬语气费解:“既是时隔这般久,这药方上的字迹却仍这般清晰,不知张姑娘用的是何墨?且这纸张本乃次中之次,竟也不见丝毫泛黄的痕迹,更是着实令人想不通了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无论是笔迹还是纸张新旧程度,皆可证明张眉妍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张眉妍难以应对时,又听张敬说道:“张姑娘记不得隔了多久也无妨,不如我来提醒提醒张姑娘这张药方究竟是何时所写应当是,十二日前。”

    张眉妍眼神顿变。

    此时,经程然传召,一名年轻人走进了堂中行礼。

    “将你所知,如实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略显紧张,言辞却还算流畅:“小人乃是福安堂的伙计,前些日子曾见邓大公子身边名唤十一的小厮过来抓过药。小人因与他有些熟知,便多谈了几句小人记得,当时他说,并非是邓府用药,而是他家公子命他给旁人抓的。”

    十一谨慎,又擅维护自家公子名声,故而也并未同他详细提及是替何人所抓。

    “小人自幼便在药堂中做事,记药方是看家本领,故而记得很清楚,那药方主治是风寒痛,其中便有雪上一枝蒿!”

    末了,又道:“且小人隐约记得,当日那药方上一角,染有大块墨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张药方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年轻人答得肯定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人,他根本是信口开河!”张眉妍几乎慌张地辩解道:“便是邓家小厮真替旁人去福安堂中抓过药,又怎知一定是这张药方、一定是替民女所抓?”

    堂外,邓誉眼神有着一刻的凝滞。

    上一次,妍儿妹妹撒谎要他作证,他认为是事急从权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可眼下不知为何,他竟有一种她撒起谎来竟是张口就来的错觉

    但在他记忆中,她为人真诚善良,是从不会说谎话的。

    而逼不得已撒谎,和习惯性撒谎,应当是不一样的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不如便传邓家大公子及其贴身小厮前来对质。”张峦说道。

    邓誉神思恍惚间,已听得有人将他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脚步有些发沉地走进堂中行礼。

    “十一病重不治,如今已无法前来对质。”邓誉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堂外隐隐有揣测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关头得了重病……未免太巧合了些。

    程然面无异色,只看着邓誉说道:“他既是受了邓公子差遣,那邓公子来答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邓誉察觉到张眉妍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,似乎带着乞求。

    他垂下头,闭了闭眼睛,内心有着激烈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公堂上为她撒过一次谎了,难道还要撒第二次吗?

    且有了第二次,会不会又要用无数的谎话来圆前面的谎?

    那种疲惫感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可若一切皆是张家人的圈套,他若不帮她,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被逼上绝路不成?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他也记得不久前他是让十一替她抓过药,且那药方,是她当时所写……他还曾夸赞她字写得好看,看来这几年并不曾松懈习字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他记得她不慎带翻了砚台,药方一角被染了墨汁。

    想到一种自己曾没想过也不肯相信的可能,邓誉脑中一阵轰轰作响。

    “邓公子可记起来了?”程然出声催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邓誉抬起头,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嘴唇微微蠕动着。

    念在幼时的那份情谊之上,他就……再信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一道邓誉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堂中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僵之后,猛然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,十一由一名高大的中年男人搀扶着走来,苍白虚弱的脸上满是急切之色。

    “十一?!”邓誉意外之极。

    十一竟然还活着!

    福安堂的伙计也认出了十一,当即喊出了声。

    张峦和张敬互看一眼后,张峦低声说道:“先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先看看这小厮主动露面的目的再说。

    张敬点头。

    程然见状,让官差将人扶了进来。

    有伤在身的十一艰难吃力地行礼。

    堂外,阿荔皱着眉将新吧拉到一旁,质问道:“你怎能不经我们姑娘准允,就让他出来了?!”

    宋家表哥选的人果然靠不住!

    “我听他说了大致原委,他说愿意出面指认他家公子做伪证之事”

    起初,他也是不愿放人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说你就信?万一他当众反咬我们张家呢!”

    “应当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阿荔气得头脑发晕。

    “我喂他吃了毒药,告诉他若他出尔反尔,没有解药,两个时辰内必死无疑。”对方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阿荔愣了愣。

    喂了毒药?

    “那他将中毒之事说出来,我们岂不是更加说不清了!”阿荔几乎要失声。

    “若他敢说,就能坐实他污蔑姑娘的罪名了。”新吧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阿荔费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毒药是假的,那只是一颗清口气的药丸罢了。他若说我们下毒,不就成了污蔑?”

    阿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别说,这主意还挺……可以的。

    新吧看向堂中的十一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想出这个主意,还不是因为四年前的亲身经历?

    所以,人笨不要紧,只要肯学,就有出路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可以作证,就在十二日前,确是这位张姑娘写了一张药方,经我家公子,交到了小人手中!”十一尽量提高了声音,说道:“小人也正是去福安堂内抓了药!”

    张眉妍赫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他在说什么?

    没有誉哥哥的准允,这下人莫不是疯了!

    “公子,您不可再受她蒙蔽了!”此时,十一急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公子先前还只是做伪证,可若再继续跟着撒谎,在所有人眼中,说不定就要成了串通一气!

    说来也怪得很,为什么到了眼下几乎人人都能看得透的真相,唯独公子还看不透?

    公子并不笨。

    只怕正如范九大哥所说,他家公子不仅是想护着张眉妍,更是想护着自己自认为对的东西,尤其是在张家人面前

    而在这种固执和偏见的左右之下,公子已经失去了判断对错的能力。

    十一狠了狠心,再次开口。
pc蛋蛋官方注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