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二百二十四章 迷阵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林焰带着洛洛简单吃了两口早饭就来到了陆泽这里。(m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陆泽也是刚到办公室没多久,林焰到了,将将好喝上陆泽泡的茶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到这里吃早饭的?我还特意让小送买的多呢!”陆泽指着桌上助理特意买的早点。

    林焰嫌弃的看了眼,“早饭要吃好不知道啊!就这路边摊,我怕吃了会闹肚子!”

    “穷讲究,以前天天早上拉着我去吃小笼包的也不知道是谁!”陆泽白他一眼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几个人怎么样了?”林焰问。

    “关了一夜,没吃没喝也没让睡,现在应该是最疲惫,也是精神最松懈的时候!”陆泽把嘴里的虾饺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快点吃,一会我们都去看看!”

    陆泽点点头,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!洛洛在一旁抱着二豆小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来到四处特制的审讯室,三名男子瘫坐在椅子上,刺眼的强光照在他们的脸上,映照出一张张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几位休息的好吗?我的人应该没有对你们用刑罚吧!”陆泽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鹰钩鼻男子抬头看了眼陆泽,眼中的阴狠像是要化作利刃一样要把陆泽刺穿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可以随便抓人吗?我们犯了什么法了?”鹰钩鼻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要问你们啊!为什么我们不抓别人,偏偏在人群里就抓你们三个呢?”陆泽笑着问,“把搜出来的东西拿过来!”陆泽又冲外面喊了句。

    一名下属迅速送进来一个黑色的盒子。

    陆泽当着那人的面把盒子打开,里面一只黑色的虫子在疯狂的扭动着身体,一直盯着盒子的鹰钩鼻男子脸色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“这灵虫这么活跃是不是说我和林焰的血脉特殊呢?你们依靠这个来甄别血脉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些啊!”陆泽拿着支笔不断的拨弄着黑色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指望你们大师来救你们出去啊!”林焰突然从指间弹出一丝火焰,直冲黑色的虫子飞去,瞬间就把那只黑色的虫子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鹰钩鼻男子颓然的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说啊!我还没问呢!来,都一夜没睡了,你们好好睡一觉吧!”陆泽冲着门外的洛洛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洛洛怀里的二豆瞬间跳到地上,半坐下来,耳朵动了两下,三名男子顷刻就趴在桌上睡着了!

    二豆抖了抖耳朵,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,在三人面前都绕了圈,又走回来,冲着洛洛呜呜了两声。

    洛洛点点头,“陆叔,他们都睡着了!”

    “好,让二豆看看他们脑子里都有什么记忆!挑有用的看!”陆泽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二豆小心的跳到鹰钩鼻男子面前,把脑袋靠在他额头前,过了会,冲着洛洛开始呜呜呜呜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洛洛皱着眉头听了好一会,才点点头,开始向陆泽复述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半年前到的帝都,主要任务是盯住一个女孩,但是在两个月前,这个任务突然取消!所有的人陆续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人是留下来寻找一个叫空桑的人!”

    “他们撤离的那些人执行什么任务?能看到吗?”陆泽问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张地图,上面好像是一座山!哦,还有,上面画着一面八角形的镜子一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这山在哪里?能看到吗?”林焰问。

    洛洛摇了摇头,“陆叔,再看看其他两个人吧!把几个人的记忆凑在一起看,也许会更全面!”

    陆泽想了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二豆又继续朝另外两人跑去,如法炮制,很快也读取了这两人的记忆。

    洛洛仔细揣摩着二豆看到的,“那座山遍布迷阵,常年云雾缭绕,很奇怪,那座山给我的感觉很像是我们军训时爬的那座山,不对,不是那座山,这座山更险峻!”

    林焰和陆泽互看一眼,心头都是警铃大作,洛洛那天的离奇境遇到现在他们都没想通,现在又出现一座感觉相同的山,是不是那里也有什么古怪?

    “还能再看到什么吗?”林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重要的了!还有就是他们有好多人进去了就没再出来过,估计折在里面了,但是就是这样,他们还是不断的派人进山。陆叔,他们要找的东西肯定很重要!”洛洛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好了,洛洛,休息会!让二豆把他们几个叫起来吧!”陆泽说道。

    二豆耳朵稍微动了两下,那三人立刻就慢慢转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休息好了吗?休息好了,我们就可以开始了!先说什么呢?先说你们在山里找那个镜子干嘛用的,或者说你们进那座山的目的是什么?”陆泽说道

    鹰钩鼻有点惊恐的看着陆泽,刚刚自己好像突然睡着了,怎么就这么一会的时间,好像陆泽就知道了什么一样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鹰钩鼻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没关系,你们不是在找空桑吗?我告诉你,空桑死了,旁边这位亲自动的手!”陆泽指了指林焰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都告诉你这么重要的消息了,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一点东西了啊!不说也可以,我换个人问,他说了的话你就没什么用处了!”说着陆泽就要换个人审问。

    鹰钩鼻立刻就感觉是其他两人招供了,要不然怎么会陆泽知道这么多,都说华夏国安的人行事狠厉,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了,你能放了我吗?”鹰钩鼻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,放你是不可能的,但是至少你不会死!”陆泽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思索了下,鹰钩鼻权衡了下利弊,咬着牙说,“我说!”

    “行,把那两人带到另外的房间!”陆泽立刻吩咐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被带走,鹰钩鼻长舒口气,开始说了起来,“那座山里有面药物,可以让我家大人身体更好”

    “你家大人不是受了重伤吗?不会是想要那药物治伤吧!”陆泽打断他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大人受伤的?”鹰钩鼻男子惊讶了,这事就没几个人知道啊!

    “切,我知道的事多呢!再让我发现你说的有任何的隐瞒,你就不用说了!”陆泽嗤笑一下。

    鹰钩鼻顿了下继续说,“大人受伤,急需那里的药进行调养,但是那山里有阵法,普通人进不去,据我们家族的祖先笔记记载,那座山有面八卦镜,只要将那镜子打碎,那些阵法就会失灵,我们就可以顺利进山找药了!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的是哪座山呢?别撒谎哦!”陆泽冷笑着说。

    鹰钩鼻艰难的咽了口水说道,“仇夷山!”

    林焰和陆泽心下俱是一凛,传说里的伏羲祖地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里我们调查过,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!”陆泽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平时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的,每月逢十五,那座山就会遍布迷雾,这时候药物才会出现,我们通常都是这时候进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该不会告诉我说,那药要吸收日月之精华吧!”陆泽嗤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今天就问到这里!来人,换下一个!”陆泽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一上午过去了,陆泽和林焰把三人都问完,神色严峻的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“林焰,你说,他们说的不会有假吧!”陆泽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,其他的事和二豆看到的基本吻合!他们没有串供的可能!”林焰说道。

    陆泽想了下,“林焰,我要去趟陇南,帝都你帮我盯着点!”

    “你派别人去就行了,你去干什么?实在不行的话,要不我和你一起去!”林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既然是阵法,肯定是我去合适,你留在这,万一出了什么事,也好有个照应!”陆泽拒绝。

    林焰想了下,“行,有什么情况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!记住,安全第一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陆泽就悄悄走了,除了林焰和老将军外,没告诉任何人!
北京幸运28预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