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三百零五章 厄难

    海风轻轻扬起薄薄的窗纱。(www.sajiye.net)

    蓝色的贝壳窗微微煽动,珊瑚风铃清脆作响。

    彼岸坐在窗棱,即便戴着从唐凌脸上摘下的黑色面具,那绝美的身姿也像夜色下镶嵌在窗口的一幅画。

    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猜测她的容颜,却又不忍猜测她的容颜,万一不是想象,岂不是破坏了心底一丝浪漫的期待?

    有很多年轻的男人会从街道经过,也会驻足凝视,但绝不敢奢想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是整个黑暗之港甲板区,除了城堡那一带最尊贵的地方,能在这个地方居住的人,不仅仅只是富贵,还必须有强大的实力。

    觊觎住在这里的女人,岂不是找死?

    而窗外人是什么心思?彼岸丝毫不在意,感受着略带咸腥的海风,看着桌上多出的那一个贝壳玩具,第一次心情微微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在贝壳玩具下,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明显是唐龙显得有些遒劲又略带收敛的字迹。

    ‘你看,她也喜欢你,我只能将她带回来了。’

    “是吗?”彼岸的手指情不自禁的划过脸上那张面具,心思已经飘远。

    唐龙真好,可是他不知道自己从未想要拥有这个玩具,甚至她对任何事物都没有过想要拥有的心情,她在乎的只是被勾动的情绪本身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又想一直拥有这个面具?戴着它,仿佛都还能嗅到那让人安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彼岸的嘴角又勾起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彼岸在窗前看着月光海,而唐龙在院中看着彼岸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只放着一杯清水,如无特殊的情况,唐龙不会喝任何对身体无益的水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彼岸时,一杯清水也会带上丝丝的甜味。

    记忆中。

    那永远混沌灰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混乱无序的山峦。

    黑暗暴乱的水流。

    狰狞可怕的生物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崩溃的意志,在无休止的丑陋景色之中,在毫无希望的逃杀之下,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没人可以想象,在那样的时刻,遇见一个美得像一幅画的少女,会是什么样的心情?

    那心情并不是被救赎,而是觉得死而无憾,至少死亡前最后的幻觉是美丽的。

    可那少女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不能忘记,在软弱的自己面前,她淡漠的走来,一路死亡在她脚边绽放,却将她衬托的分外慈悲。

    因为死在她脚下的,都是一群群狰狞的怪物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,她似乎又在找寻,她喃喃自语,却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唐龙有一种很深刻的感觉,她在寻找她的支柱,她曾经的喃喃自语,应该是一句清晰的话语,只是在这样的地方呆得久了,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一直说的是什么?只剩下了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这种无比笃定,笃定的让唐龙心疼。

    她和唐龙擦肩而过,唐龙猛地的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裙角。

    她回头,眼神冰冷的可怕。

    可她看清唐龙的模样,下一瞬间,眼中又闪过了一丝疑惑和迷茫,还有追忆。

    她蹲了下来,鼻子微微抽动了一下,然后坐了下来,不再走动,可眼神依然空洞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,好吗?”唐龙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,她就是最初彼岸在唐龙记忆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今,想起她点头的模样,唐龙的心中依旧泛着一丝复杂的甜蜜,在最初,她就认可了自己的味道吗?

    真是奇怪啊,用味道来判断一个人,真是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让彼岸认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,那就杀了他。

    唐龙的眼中泛过一丝冷漠,而在这个时候,一个下属走来,对唐龙说道:“龙少,七斗先生要求和你通话。”

    唐龙点点头,站起来又看了一眼彼岸,这才走入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中,透明的巨大屏幕里,已经出现了七斗的样子,他坐在一处冰天雪地的地方,在旁边有一处巨大的,显得有些烟波浩渺的巨湖。

    此时,七斗正在一口一口的喝着他随身葫芦中的酒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唐龙在房间中坐了下来,好奇的打量了一下七斗周围的环境,询问了一句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斯加尔安全村,一处小地方。但这里就是前段时间世界新闻中,出现了神秘大湖的地方。”七斗淡淡的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发现吗?”唐龙扬眉,其实他也对突然出现这一处大湖感到无比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有秘密。”七斗似乎不愿意就这个话题多谈,在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后,问道:“见到零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见到了。一切都很顺利,他开始指导我的精准本能,一天一个小时,暂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顺利?”这一次反倒是七斗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的确非常顺利,今天就已经开始了。我很有收获。”说到这里,唐龙停顿了一下,然后看着七斗说道:“但他有一句话,让我带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他不会对我不公平。但在某个时间节点之前,他没有立场,他只会等待观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七斗脸上的疑惑消失了,随之眼中也浮现出了一丝感慨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七斗说道:“这,是非常好的结果。珍惜你眼前的修炼时光,争取一些该要争取的,就比如说零的欣赏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老师,今天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唐龙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四月,会有一艘船到黑暗之港,那是你的船,是议会特别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黑暗之港天才云集,黑暗之港的各大势力也开始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不应该招募你的船员了吗?”七斗说到这里,喝了一口酒,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:“唐凌应该也会出现在黑暗之港,你不是有心魔吗?在这里解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唐凌?!”唐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情绪略微复杂的厉色。

    然后又疑惑的问道:“船?船员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唐凌!不过,在黑暗之港你不能动用议会的力量去动他,只能在堂堂正正的情况下,去战胜他。因为,这里是黑暗之港,不讲阴谋,只讲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船和船员,跟现在世界各大势力达成的一个协议有关...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‘胡噜’,黄老板一口就喝完了一杯三级凶兽所产的奶汁。

    ‘咔擦’‘咔擦’,他又鸡贼的吃完了一大截海发蔗。

    最后,胡乱的塞了两个大馒头入口,差点没噎死自己。

    总之这一堆食物,他全部吃完,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。

    唐凌目瞪口呆的看着黄老板,张了张口,想要说什么?却被黄老板狠狠的瞪了回去:“要是我偷吃东西的事情流传了出去,我就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儿?为什么不找叮铃和叮咚?”唐凌极度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好欺负。”黄老板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唐凌将一口气咽回了肚子里,好吧,我忍!等我强大了,天天揍你玩儿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要外出?”原本黄老板已经朝着外边儿店铺走去,忽然又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凌专心致志的处理着眼前的这一块粗坯,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最好快点吧,人家彼岸都来了快半个小时了。”黄老板说话间,鸡贼的看了一眼唐凌。

    唐凌就恍若没有听见,只是将手上那块已经处理完的粗坯从铁砧台上拿了下来,又重新拿起了一块粗坯。

    任何的技巧,只要熟练了,跨过了某一道门槛,就会进步的很快。

    唐凌感觉自己已经入门了,现在这三招打铁法略微感觉已经有些不够用了,能不能提升的再快一些?

    就在黄老板自觉无趣,想要走出打铁间的时候,唐凌忽然抬头叫住了黄老板。

    黄老板立刻回头,马上鸡贼的笑道:“看吧,是不是还是很关心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三招打铁的技术我已经熟悉了,还有别的教我吗?”唐凌懒得理会黄老板的问题,径直的提出自己的需求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也很严肃的说道:“我热爱给老板打铁,非常高兴给老板多赚钱,我需要学习,学习,再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闭嘴。你以为我会信?”黄老板不吃这一套,因为他也是同样无耻之人,他一挥手说道:“等你什么时候,一天能锻造出二十块粗坯,我再教你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唐凌答应的非常直接,这个目标不难实现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想知道洛氏兄妹的下落,这个消息多少钱?”唐凌又追问了一句,现在是时候联系了。

    “聪明,直接谈钱多好。”黄老板笑眯眯的,扬起一个手指头说道:“他们的消息一点都不贵,一个黑风币,想办法去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安全你保证吗?我现在可是没有伪装了。你说过,在黑暗之港,我就算露出真面目也没问题的!”唐凌又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想得到我对你的保护承诺?”黄老板撇嘴,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件儿东西,扔给了唐凌:“出去带上,没事儿少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什么东西啊?臭袜子?

    唐凌拿着手中那一团布,有些嫌弃的抖开来,原来是一张面巾。

    面巾上画着一只狗头,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,黄老板不是打铁锻造的吗?怎么身上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?

    还有,彼岸怎么来了?真是麻烦啊!唐凌有些烦躁的抓抓头,还是打铁吧,打铁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。
北京幸运28预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