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八八三章 陈家卖宅子

    小暖听到陈家要卖西街的四进大院子时,一点也不意外。(M.K6uk.Com看啦又看♀手机版)那院子一直空着,不卖也是留着长蜘蛛网,但她好奇陈家能卖什么价钱。

    那处大院子,展家老夫人是五千两出手给陈祖谟的。当初陈祖谟中状元衣锦还乡,怀揣巨资的他要按照岳父的意思,大肆操办婚礼,所以陈祖谟买下院子后,又花了不少心思修缮。他花重金买了符合文人趣味的假山石置景小暖见了那石头,只觉得不舒坦,没看出来啥品味,还修了满是精致的书房等等。那书房小暖也见过,修得的确不错,所以陈家父子经常待在里边,陈老爷子也是在那里摔倒,一病不起的。

    修宅子,怎么也得用了几百两银子,再加上买宅子的五千两,这几年维护宅子用的花销等,现在粗略一算,那处院子如果卖不到六千两以上,肯定是亏本的。

    虽说济县这两年发展势头良好,宅院也在涨钱,但小暖估计陈家那院子绝卖不回本。因为当初展老夫人卖给陈祖谟时,就是抱了替小暖出口气的意思,价钱是往上抬了一截的。现在陈家这样的境况,卖宅子更是会被人压价。

    果然,陈忠到买卖房屋的牙行说出要六千五百两卖院子的意向后,两家牙行都不肯,最高给出四千两的报价。按照那院子的行情,四千两绝对低估了,但是牙行说得很明白,“那院子,便是四千两也不见得能出手。”

    陈忠质问原由,牙行的人阵阵有词,“一是那院子已一年多没人住,散了人气,不吉二是建那院子的展家败了,买那院子的陈家……买宅子是为了住,住就要图个舒心。咱们牙行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,就算咱们瞒着出高价给您卖给外地人,回头人家扫听清楚了,还不得回来砸了小老儿的招牌?”

    陈祖谟听了牙行的话,恨得咬牙切齿。宅子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因为陈小暖!济县人人知他与小暖不对付,哪个愿意接手他的院子得罪小暖!这死丫头,处处压制着他!

    “不卖了!这院子且留着,等我儿光宗耀祖之后,再出手绝不是这个价!”陈祖谟气哼哼地道。

    陈忠默不作声,少爷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,等他光宗耀祖,少说也得二三十年。这院子就这么空几十年,岂不是成了鬼宅?到时候有人买院子,房屋还得推倒重建,更卖不上价了。除非少爷以后能中状元。

    可就夫人那样,指望少爷考状元,还不如指望二姑娘来得实在……

    陈祖谟说的是气话,他刚要开口说四千两就四千两时,皮氏叹了口气道,“儿啊,小草她娘花了多少钱在京城置了处院子?”

    见儿子不吭声,皮氏拿三角眼盯着陈忠。陈忠只得回话,“一万八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几进的?”

    “三进,但那是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里,那处宅院宽敞方正,里边还带个小花园,才值得上这个家。若是咱们的院子也在京城,少说得三万两。”陈忠极力为老爷挽回颜面,济县的宅院再大,能比得过京城的?

    皮氏又叹了口气,“儿啊,当初娘就找人算过,秦氏命里带福,旺家旺财。你看她现在,一万八千两的院子说买也就买了,这不是旺财是啥。自她出了咱们家,咱们就没顺当过。”

    陈祖谟最烦的就是秦氏,“当初是母亲极力劝说要儿休了她的,您怎又说起这等话来!”

    皮氏笑呵呵的,“娘那会儿也是听了别人的闲话,说玉媛带着皇家贵气,命更好不是?哪知这话是唬人的,她进了咱家的门,咱们家就一天不如一天!你看她进门两年了,只给你生了个丫头,娘到现在还没抱上孙子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夫人说这种话,陈忠只觉得后背阵阵发疼,生怕夫人听了去拿鞭子抽他。

    “母亲慎言,这话若让她听了去,如何作想?”陈祖谟皱眉,在他眼里,柴玉媛纵有千万般不好,也比秦氏强上数倍,“娘若无事,便多带带小棉,这孩子被她娘带的太骄纵了。”

    小棉若是不教好了,长大怕又是一个柴玉媛,陈祖谟本想自己教的,但他听小棉一哭闹,就觉得烦得不行。

    皮氏用鼻子出气,“还带呢,娘连见她都见不到几回!谁生的闺女谁教!小暖和小草两个都是秦氏自己带。都是陈家的种,为啥小草她娘就能把孩子带的太后和圣上都待见,她柴玉媛就把闺女教的连她亲奶奶都不认呢!”

    母亲最近的对这俩丫头的态度,越来越奇怪了,陈祖谟的眉头越皱越紧,“小棉是年纪小不懂事儿,小暖和小草亦是如此?她们肯认您,肯孝敬您?”

    皮氏心平气和地道,“她们纵使有错,这错也一大半在咱们身上,凭良心讲,这三年咱们确实没做让这俩孩子好过的事儿,尤其是你这个当爹的。再说以咱们两家目前的情况,咱们不与小暖和小草和好,就显得太傻了。儿啊,她们是你的骨血,父女间能有什么解不开的怨?只要咱拿真心待她们,她们早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俩丫头恨死了他,怎么可能回来。再说贺王与晟王不是同道中人,晟王也从未将他这个岳父放在眼里,他与陈小暖最好也就是个老死不相往来,怎么可能有其他的结果。

    陈祖谟打量着母亲,他娘向来无利不起早,现在跟变了个人一样,若说她无企图,陈祖谟绝对不信,“是不是谁跟您说了什么?或者许您以利,所以您才这样?”

    皮氏立刻一脸严肃,“娘是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您不是,谁还是?若非如此,父亲怎会看您样样不顺眼,早早与您分房而居。陈祖谟站起来,“您与她们怎样都可,只别牵扯上儿,儿绝不会在她们面前卑躬屈膝!”

    见儿子的态度有所缓和,皮氏笑成了一朵花,“成啊。咱卖了城里的宅子,在南山坳买地方建个啥赚钱的作坊吧?那宅子放放,可就真废了。”

    南山坳里建作坊?陈祖谟皱眉,他不谙庶务,建了作坊也是赔钱,而从这两年来看,柴玉媛也没学到这方面的本事。陈祖谟道,“生计之事,儿自有打算,母亲只管安心养老,莫让儿担忧分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夫死从子,皮氏乐呵呵地应了,没再动这个算盘。反正以后南山坳都是她的,也不急于这一时。

    陈祖谟忍气挂了四千两卖宅子,竟还无人问津,只得将价格一降再降,当落到三千五百两时,才有人打听。而这打听的人,居然是济县知县卢奇渊的夫人。
pc蛋蛋官方注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