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1216章 武王的嘴

    “自爆啊!”

    大战继续,人皇又不自爆了,此刻的方平,居然刺激起了人皇。(m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叫嚣着一定要自爆吗?去死好了!”

    方平声音宏大,朗声笑道:“皇者也怕死吗?我以为皇者无情无欲,早就到了不知道害怕,不知道死亡的地步,合着皇者也是怕死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诸皇和镇天王众人都是无言以对,谁不怕死?

    有智慧的生命,就没有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无外乎值不值得,该不该。

    方平这么刺激人皇,就不怕这家伙真自爆了?

    方平不怕,哪怕真的怕,现在也不能怕。

    虚空中,神皇再次叹道:“方平,有些事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去想!”

    方平平静道:“我只去看,去听,去经历!我经历过什么,我自己知道。我看到了什么,我也知道。我不会为了你们所谓的未来,而去忍受那些苦痛。

    若是你们有目的,可以说,既然不愿意说,那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一切!

    我只看到了所谓的人皇,用他的人皇剑,吸了人间八千年的灵气。

    我只看到了,三界血流成河,而这一切,便是你们在主导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我人族无数武者,家破人亡,死了父母,死了儿女,死了亲人,死了朋友……

    这都是我亲眼所见,你们给人类带来的苦痛,未来再美好,也无法掩饰这一切,无法抹灭这一切!”

    方平讥嘲道:“你们要什么样的三界?你们心目中的三界?未来的三界是美好的?可再美好……和我们有关吗?为了我们的儿女?为了我们的后代?

    抱歉,儿女后代死完了,我们也死完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,三界的美好是你们的,而不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方平哈哈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为什么不博一次?命运不是该掌握在自己手上吗?哪怕败了,哪怕死了,我会觉得值得,因为我为了美好的未来,自己奋斗过,拼搏过,而不是等死!”

    方平的话,让三界再次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方平闭眼,不再管他们,此刻的方平,还在疯狂吸收那些气血,质量太高了!

    他怀疑,这些气血之力,恐怕能堪比皇者的气血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金身都在蜕变。

    气血也在迅速翻滚,隐约间有一些质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脆响,方平用天王印砸了一下碎裂的门户,在缺口上再次砸出了一道极其细微的裂痕,这玩意质量极好。

    若不是之前破九一击,打碎了一些地方,方平恐怕无法破坏这道门户。

    “方平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有人忍不住了,低喝声响彻三界,“住手!鸿坤,尔等再继续,休怪吾等降临,灭杀尔等,屠灭三界,再造乾坤!”

    有皇不再容忍,冷冷道:“万年……吾等还等得起!”

    再闹下去,皇者降临,击破了这天地又如何!

    万年,难道真的等不起了?

    方平舔了舔嘴唇,此刻,三界之中,有些强者有些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要继续逼迫这些皇者吗?

    正如这位说的,真要惹怒了他们,击破了三界,再造乾坤……万年,还真能等得起,对皇者而言,万年之内,他们应该死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万年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轻轻吐了口气,笑道:“是等得起……这话一出,我都没办法反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轻哼声响起。

    方平笑了笑,没说话,看向一旁狂吸气血的苍猫道:“大猫,还有一些破碎的神器什么的吗?不要的那种,或者已经报废了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苍猫无辜地看着他,有些茫然,本猫就窥天镜了,其他的啥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的,废物神器都没?”

    苍猫嘀咕一句,想了想,掏出了几柄破铜烂铁般的玩意。

    方平随手接过,掂量了一下,有圣兵残片,也有半神器残片,这猫还真是捡破烂的,啥玩意都要。

    方平不再吭声,将这些东西捏到了一起,气血之力爆发,涌现,本源气、不灭物质纷纷涌现。

    一些人还没看懂他在干嘛,下一刻……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惊天巨鸣响起!

    咔嚓……

    气血之门上,一道裂缝瞬间扩大,本源宇宙剧烈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“方平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等万年好了!”

    方平哈哈大笑,厉喝道:“杀了纪,让他们等万年去!什么玩意都能威胁老子?老子就是倔脾气,好说话那好好谈,不好说话那就恶心死你们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一张大手直接从九重天外降临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无人阻拦,灵皇好像被缠住了,斗好像没准备出手,神皇也仿佛消失了。

    灭杀方平!

    也许,杀了方平,会让各方忌惮,会让此事彻底平息。

    不杀几个,未必能震慑住三界诸强。

    皇者们也不愿意一味的妥协,一味的妥协,往往代表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方平作为其中的牵头人,杀了他,应该会有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这,也是一种谈判的手段。

    恩威并施,杀了方平,安抚人心,给坤王这些人一些好处,一些希望,那局面还是会再次回归到正轨,这也是历史的经验。

    之后,再分化一些人,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主宰了三界多年的皇者,对这些王道手段,也是熟练,打死领头的,剩下的人往往都会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至于武王这些人,也好安抚。

    给出一些承诺,保住人族,武王为了人族,也未必会说什么,起码现在的人族比之前要好过的多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还是低估了方平。

    这一刻,方平笑了,看向锁住气血之门的七位初武强者,低笑道:“几位前辈……再博一次如何?”

    几人笑了起来,没有开口,却是纷纷朝方平飞来。

    “融!”

    方平一声低喝,瞬间再次融合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方平吸收大量气血之力,肉身更强大,这时候虽然没有本源大道增幅,可方平依旧很快达到了破七,迅速朝破八阶段前进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圣人令和天王印被他化为一体,化为长刀,一刀斩向气血之门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炸裂声传来!

    天地开始滴血,无数人的三焦之门中,其中一道门户隐约间开始破碎。

    “来杀老子啊!看你是先杀了老子,还是老子先劈了这门!”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方平暴吼,举刀疯狂劈砍,这一刻,气血之门后方,无数的血气涌现,三界疯狂颤动。

    本源一脉的强者,这时候已经听到了隐约的破碎声。

    他们的三焦之门在破碎!

    气血之门,和能量之门,在方平他们的印象中,是一道门户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却是显现出了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走能量之道的强者们,却是没感受到三焦之门的变化。

    显然……二者也许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能量之门和气血之门,可能不是同一道门户。

    而方平不管这么多,大手从九重天降临,那也是需要时间的,哪有他速度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方平!”

    怒喝声响起。

    此刻,镇天王他们这边,也有人传音而来,“镇,让人皇回归,否则门户一碎,悔之晚矣!不要和方平一起胡闹,事后吾等会传尔等证道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剥夺人皇之位之语,依旧有效,张涛,人族难道非要此刻选择灭亡?”

    “鸿坤鸿宇,你们父皇未死,沉眠也会归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封,封天一道缺陷极多,有望补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皇者暗中许诺好处,让各方休战。

    而对初武一脉,那就更霸道了,有皇者直接威胁,降临灭杀初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镇天王幽幽道:“几位……你们真的能此刻回归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镇天王声音幽幽,“这一掌……打破九重天怎么就这么难呢!是不是……被困住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一掌……杀谁啊?”

    镇天王忽然笑了,接着暴喝道:“冥神,困住纪!”

    丢下这话,镇天王破空而去,直接击破八重天!

    此刻,巨大的手掌刚落入八重天内。

    镇天王手持天枪,暴吼一声,“你说杀谁就杀谁?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枪扎出!

    天地之间,一道枪影贯穿三界!

    这一刻,镇天王玉骨遍布全身,非但如此,气血之力隐约间呈现出金色!

    “真身来了再嚣张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洞穿了天地,枪影瞬间消失,眨眼间,巨大的手掌被长枪击穿,滴答……鲜红的血液遍布八重天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手掌炸裂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冷哼声再起,九重天外,有人冷哼道:“破了二门,难怪……镇,破了两道虚门,这就是你的底气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镇天王嚣张,跋扈,哈哈大笑道:“欺负你们这些出不来的家伙没问题!来,看看你们分身能不能破九,破不了……乖乖的认输!”

    镇天王气血贯穿天地,朗声笑道:“原以为你们可以直接降临,现在看来,只有纪这家伙,因为人间的缘故能出来走动一二……可笑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门人复苏,大概都是为了接引你们归来,真以为老夫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镇天王大笑,手持长枪,下一刻,直奔虚空假道,喝道:“小子,你不行!看老夫三枪击破这门,让你知道,你爹我有多强!”

    人还没到,一杆长枪劈碎了天地,击破了宇宙,瞬间朝本源宇宙中的门户杀去!

    “破了这门,老夫能不能证道九重天?”

    镇天王大笑!

    这一刻,人皇也在怒吼,咆哮,爆发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冥神玉骨直接被打的爆碎,坤王玉骨也碎裂了大半,天臂再次被打的金身爆裂。

    没了镇天王压制,这位皇者也是强大的可怕。

    之前镇天王在,这位破了两道门户的强者,强大的有些可怕,配合其他人压制住了他,现在……其他人危险了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镇天王却是不急,一声清喝响彻了三界。

    “人族儿郎,心中默念,人皇张涛,人族唯一皇!”

    “人族……只有人皇张涛!”

    此话在本源宇宙中动荡,在三界传荡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凡是听到了声音的人,纷纷在心中默念起来,有人直接暴吼出声,百万军武者,纷纷暴喝。

    “人皇张涛!”

    “人皇张涛!”

    “人皇张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再次颤动,本源宇宙也在剧烈动荡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人皇纪,脸色却是微微发白,人族在强行抹灭他的尊位,一旦人族认可的人皇都成了张涛,他……也许会有一些大麻烦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镇天王,极其睿智,眼神雪亮,见状哈哈大笑道:“果然如此!难怪非要将人皇剑丢入人间……”

    不再多说什么,此刻,镇天王的天枪已经一枪轰入本源宇宙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惊天巨鸣响起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刺耳的摩擦声传出,巨大的门户上,直接被轰出了一个深坑,方平一刀斩去,砰地一声,深坑化为了大洞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有人再次叹息,一只巨手从本源深处探出,在天枪第二次轰击门户的瞬间,巨大的手掌迅速抓住了长枪,手掌也在破碎,长枪却是被抓住了!

    而方平,此刻就在巨掌旁边,巨掌好像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迟疑……要不要杀他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一根手指弹来,砰地一声,弹飞了天枪,弹飞了方平的长刀,也震的方平不断喋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气血之门……此刻不能破。”

    斗的声音。

    巨掌,那是神皇出手阻拦了镇天王,而斗,则是分开了双方,没让双方继续僵持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方平刚想继续冲杀过去,镇天王已经沿着大道而来,一把按住了方平,低笑道:“别冲动,有两个老不死的,好像可以降临……不过好像互相牵制了,别把这两个老不死的都给惹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斗的声音传来,满是感慨。

    神皇也平静道:“你既然知道,当明白,此刻再闹下去,并无益处。”

    镇天王说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有人还是能降临的。

    不过,牵制也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才会有斗出手,分开了双方的举动。

    方平抹了抹口中鲜血,笑道: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说罢,笑道:“斗天帝,有兴趣干一票吗?我们宰了纪,搞不好镇天王可以成皇,镇天王成皇了,帮你干死这老东西,你看划算不划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方再次沉寂,隐约间只能听到纪的愤怒喘息声,气的!

    斗天帝好像都听愣住了,过了一会,轻笑道:“杀了纪,证道的机会……未必大。证道成皇……难!若是未成……这三界……真要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赌一把试试?”

    “无需如此。”

    斗天帝笑道:“罢战吧,再继续下去,的确无益处。方平,你等为人族征战多年,如今人族也已崛起,让数十亿人族为这一战付出性命……未必值得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巨掌忽然一掌拍出,不是针对方平,而是镇天王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镇天王倒退数千米,巨掌也溃散了一些,神皇低喝道:“你要彻底将气血之门弄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镇天王口溢鲜血,却是骂道:“怎么就塌了?吸点气血之力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是的,吸气血之力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破了二门的至强者!

    刚刚趁着斗说话,老家伙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吸了多少,吸的苍猫都不乐意了,它抢不过这老家伙,没得吸了。

    镇天王刚要继续,后方,有人怒喝道:“回来!”

    镇天王脸色一变,迅速朝外界飞去,他走了,那些家伙快撑不住了,若不是刚刚人皇有些异样变化,没全力以赴,也许有人要陨落。

    镇天王走了,继续回去镇压人皇。

    他一走,本源动荡小了很多,刚刚这老家伙,吸收气血之力的时候,本源剧烈动荡,若不是如此,神皇也未必会出手。

    他刚走,巨掌忽然再次出手,依旧没有针对方平,而是一掌拍中那条巨大的通道!

    虚假的通道!

    咔嚓……通道有些龟裂的迹象,非但如此,这时候,通道上忽然冒出一个人影,也不吭声,掉头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混账……”

    神皇都想骂人了!

    铸神使分身藏在通道中,也在暗中吸收气血,他差点忽视了,若不是刚刚镇天王走的时候,方平罢手了,气血还在流逝,他都没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铸神使这老家伙,通过他的虚假大道在吸收这些气血之力。

    这些人,一个比一个奸滑。

    铸神使分身跑的极快,很快吼道:“走,这老家伙要击碎大道了!”

    方平脸色微变!

    一旦虚假大道破碎,他们这些人都是真身在这,真身入本源宇宙……不是迷失在这宇宙,就是陨落的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方平咬牙切齿,喝道:“苍猫,先走!老子今天就是死在了,也要弄碎了这门!”

    方平再次挥刀砍去!

    巨掌再次降临,这一次,神皇也有些怒了,朝方平拍去。

    斗的手指再次弹飞了方平,没让他劈门,也没让神皇灭杀他。

    外界,镇天王这时候也不管方平,一杆长枪在手,气血爆发的更强大,几位破八缠住人皇,他那是一枪又一枪的在人皇身上制造伤痕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镇天王怒喝道:“天辰,出手!方平,天辰不出手,把那猫丢到门后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,一道身影浮现,护猫队长苦笑,无奈道:“镇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平,把那猫丢进去!”

    方平没说话,此刻,苍猫却是朝大门滚去,喵呜叫道:“护猫队长,打死人皇老头,欺负猫!”

    “不打死他,本猫要进去了!”

    苍猫主动威胁起了天辰,喵呜直叫道:“快点打他,快点快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辰叹息一声,“我……本源一脉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他的难处,可到了这一刻,天辰还是走了出来,叹息道:“诸位皇者,事已至此,非要分个你死我活吗?非要三界覆灭吗?再造乾坤……说的简单,万年后,三界就不会再有别的变化?”

    天辰看向人皇,缓缓道:“你放弃人皇之尊位,立下誓言,自然可以归去……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冷冷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总之,今日他的颜面是彻底丢尽,现在的他,不想再说什么,继续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拖到了现在,就在于皇者们不愿意彻底妥协。

    也不愿意被三界群雄辖制。

    到了这地步,有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张涛!

    之前没怎么说话的张涛,轻笑道:“皇者们不愿意落了面子,不愿意对我们这群蝼蚁妥协……哪怕到了现在,打的主意也是杀一儆百,让我们继续乖乖做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者们的面子……太值钱了!”

    一声不知是不是讥讽的话语,夹杂着笑声回荡在三界。

    “我既为人皇……那也不愿意看到人族真的灭亡,方平的后手,那是方平的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平觉得,只有灭绝了人族,才能让你们妥协,我却知道,你们在赌他不会这么做……他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张涛轻笑道:“你们也觉得,我也不会让这事发生,镇天王也不会……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们还是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……既然你们不愿,那便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涛!”

    方平回身,看向外界的张涛,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张涛笑道:“威胁……没用的!这些家伙,活了这么多年,你指望几句话让他们就妥协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平,你还嫩了点,心还不够狠,决心还不够坚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再教你一招……什么叫心狠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张涛身上涌出一股强大的本源之气,大道剧烈波动!

    “人族……九品之上的武者……今日……我断你们本源之道,从此以后,人族只走初武之道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,传荡四方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他的皇者大道在本源宇宙呈现,这一刻,这条巨大无比的大道,贯穿四方,连接了无数本源星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颗小小的星辰炸裂,人族,一位九品强者口吐鲜血,眼神涣散,本源被破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张涛心狠,既然本源不给活路走……那就奔了初武,我让这皇,自己玩去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颗大星炸裂,外界,一位绝巅强者气息瞬间跌落,没死,却是眨眼间滑落到了八品境气息,还在跌落境界。

    “玩你祖宗去,不陪你们玩了!”

    “人族,记住了,从今以后,别修什么本源了……哈哈哈,没了本源,我看这些皇者还玩什么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颗颗星辰炸裂开!

    宇宙星空,璀璨的烟花升起。

    张涛还在笑,笑的却是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不陪你们玩了!

    你们不是觉得方平不敢做灭绝人类的事吗?

    是……方平未必真的敢,这一点,知道他的人其实还是有点数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这位当代人皇告诉这些人,他舍不得人族覆灭,却是舍得让人族断了本源,再也不走本源一道!

    四方,彻底安静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有人轻笑一声,黎渚叹道:“好像也是……我们只是蝼蚁,蝼蚁……如何抗争!既如此……那今日,地界,也断了这本源一道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,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地窟中,忽然有无数人对身边武者出手,噗嗤,一位位九品境武者,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被瞬间斩杀!

    本源宇宙中,再次有星辰覆灭。

    黎渚淡淡道:“那都不走了,张涛,若是够狠……你杀地界九品以上武者,本座去屠了人间九品以上武者,让这三界本源……断绝!”

    狠人!

    这一刻,哪怕皇者也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要灭本源!

    他们真的做了!

    张涛笑道:“我舍不得他们死,断了本源,可能还能活,死了……舍不得啊!黎渚,你还是比我更狠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位九品被杀,一位位九品本源被断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本源宇宙剧烈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人皇脸色剧变,一条金色大道,之前不显,现在忽然呈现在宇宙中,人皇的大道在颤抖,在波动,要断裂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气血之门自动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诸皇彻底无声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深处,再次有皇出声,冷喝道:“罢手吧!剥夺人皇之位,九皇四帝天人界壁不破,不现三界,成皇之法,告知尔等,报复一说……皇不现身,谁去报复?

    此言,本源见证!”

    张涛笑了,“怕了?不够!我人族死伤惨重,这就没了?要求不多,神器五柄,本源气亿云,不灭物质百亿元,圣人大道百条,天王大道十条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哼声从九重天传来,张涛疯了。

    “天王大道没有,圣人大道……三条,大道无形,难以聚集!本源气和不灭物质,缩减十倍!”

    皇者,妥协了。

    方平斗狠了半天,结果发现,他还没老张狠。

    老张那是自己人都下手,断了一位绝巅的道,断了数十位九品的道。

    黎渚也是,让他的人斩杀了数十位九品。

    两位强者,以血的代价,告诉这些皇者,不妥协,今日就断了本源一道,到了这一刻,皇者终于妥协了。

    方平斗狠,未必真狠。

    可两位强者领袖,那是真的狠,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神皇轻声道:“一次便罢……再有下次……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继续说了,这一次,皇者们不愿意万年的布局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可下一次,他们也不愿意一直被牵制,如此一来,皇者们也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下次的事,下次再说!”

    张涛笑了一声,“大不了两败俱伤!何况,就你们这群人,这次结束,还不得暗中布局,分化我们,这些小伎俩,我太明白了,这也是给你们时间,不是吗?

    三界心不齐,自然做不到今日这一幕,就像黎渚这家伙,你们给点好处,帮他破八,他也许就当狗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一声狗叫传来,有狗怒了!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看不起狗?

    张涛也不理它,继续笑道:“说不定还会有人来暗杀方平,暗杀我,都很正常!各凭本事就是了!人族这边,也许你们也有布局,分化拉拢,都有可能,说来说去,你们看起来今天是妥协了,到底怎么想的,也就你们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也没必要装出一副你们丢了面子的态度,皇者们这点气度都没,当什么皇者,现在大概想的都是如何补救,恐怕也没在意今日的颜面之失。”

    张涛笑的张扬,“屁大点事,你们非要装出受尽了委屈的样子……不懂行的就算了,对我们这些人而言……真他么恶心,虚伪,可笑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涛极尽嘲讽,这一张嘴,比方平那些话都要扎心的多。

    这……也的确是不少皇者的心思,此刻却是被剥开了说给三界听,这比之前更丢人。
pc蛋蛋官方注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