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sajiye.net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二章 下药

    门口脚步轻响,采药归来的孙思邈将背上的竹篓解下,放在墙角,又在水盆之中洗净双手,这才进了丹房,见到二人有说有笑,并无剑拔弩张之意,这才稍微松口气。(m.k6uk.com手机阅读)

    坐下来询问二人所聊之话题,孙思邈也笑着指指房俊,无奈失笑,说道:“当时的确有‘唐王’这个敕封,不过那是王世充敕封他的侄子王仁则的爵位,除去贬低以‘唐’为国号的高祖皇帝之外,也有一层‘只要拿下老李家的地盘,那就都是侄子你的封地’之意。话说回来,此等牵强附会、毫无逻辑之谣言,二郎为何能够信以为真?”

    房俊一脸窘迫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谁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习惯,对于那些认定为事实的东西,很少会主动去证实其真伪,即便你有这个能力和机会。

    “十三棍僧救唐王”这是房俊很小的时候就根植于脑海之中的一段故事,哪怕到了唐朝,他也从未想过去求证此事之真伪……

    袁天罡自然是要嘲讽几句,房俊觉得难为情,并未有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一时间气氛居然有些和谐,这令孙思邈颇为意外……

    他清晨起来便去后山采药,刚刚小徒孙慌慌张张的跑去山上,在几个孙思邈平素经常采药的地点将其找到,告知房俊前来,怕与袁天罡遇上,万一两人互不相让打起来,着实麻烦。

    孙思邈闻听之后,也顾不得采药了,一个是他的忘年至交,一个是他亦师亦友同门,这两人撕破脸,只会让他在中间为难,偏帮谁不是,两部相帮也不是。

    眼下虽无其乐融融,倒也相安无事……

    孙思邈喝了口茶,便问道:“二郎今日造访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房俊张张嘴,瞅了一眼袁天罡,又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袁天罡正琢磨着如何说服李二陛下将道家为国教之事写入《贞观律》,见到房俊吞吞吐吐欲言又止,顿时怒道:“大丈夫光风霁月,事无不可对人言,似汝这般猥琐虚滑,实在是男儿之耻,丢尽令尊之颜面!”

    房俊气得吐血,忍不住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怎么就男儿之耻了?我瞅着你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回避一下,你这老道看不懂眼色也就罢了,还倒打一耙?

    他也算是了解了袁天罡的脾气,没奈何的叹口气,对孙思邈道:“昨夜梦境纷乱,一夜不得安宁,今晨早起,感觉身体颇为不适……”

    便将症状详细说了。

    讳疾忌医要不得,而且这种攸关男儿能力之事,万万不可大意,若是一时隐瞒导致严重后果,哭死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孙思邈一手捋须,蹙眉问道:“可曾服食何等滋补之物?”

    房俊一时不解,未等他回答,一旁的袁天罡已然对孙思邈不屑道:“妄你被称为神医,这分明便是服食了锁阳虫的症状,哪里还需要问?”

    房俊一脸懵然,锁阳虫……这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孙思邈瞅了一眼袁天罡,无奈道:“医者当谨小慎微,对病患之症状详加查看,望闻问切之后方能确定病灶,对症下药,岂能只凭猜测便妄加武断?万一有错,后果堪虞。”

    继而他又转向房俊,道:“不过依你所言之症状,大抵也正是服食了锁阳虫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房俊问道:“锁阳虫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孙思邈道:“漠北塞外的荒原之中,生长着一种名为‘锁阳’之物,草本,棕红色,形如人龙。此物头部布满鳞甲,很是坚固,种子被包裹其中,无法脱落。其根部会生长出一种白色的小虫,名唤‘锁阳虫’,此虫自植株之底部一点一点啃噬,直至将整个植株的内部吃空,形成一个空洞,顶部的种子自然沿着空洞脱落,生根发芽,来年春天,这颗种子长成一个拳头大的包,破土而出,又是一棵锁阳,如此周而复始,无尽无休。锁阳其物可补肾、益精、润燥,素有‘金锁阳,银人参’之说,这其中之锁阳虫因为吞噬了锁阳之精华,故而滋补之功效天下无双。只是这锁阳虫因无法冲破锁阳坚固之鳞甲,故而春时生、秋时死,甚少有人能够将其捕获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一说起医学知识,顿时精神抖擞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房俊听了半天,这特么不就是么……

    袁天罡见到房俊面上神情,顿时冷哼一声,道:“此物用以滋补,自然是天下难得的补品,可一旦将其通过某些秘法研制成药,那便是世间一等一的春。魏晋之前,帝王素来服食这等药物以助兴致,只是后来方子渐渐失传,无人知晓。这锁阳虫秘制之药物,药性温和,非是一般助兴药物那般霸道,服食之后耗空精力于身体损害甚大,反而滋养补血。哼哼,即便是当今天子,怕是对这等药物亦是觊觎不已,你小子倒是好命。”

    这是好命?

    若是清醒之时服食了此等药物,那必然是疾风骤雨臻达快乐之极致,然而小爷是在睡梦之中……

    不过眼下关心的显然不是这个,房俊有些惶急的问道:“此物可否有遗患?”

    孙思邈未等说话,袁天罡便抢着答道:“自然是有的,是药三分毒,这个道理你不懂?一般来讲,越是功效强大的药物,其遗患便越是强烈。这锁阳虫乃是天下一等一的之物,药力强大,若是不能够完全发散出去,遗留体内反而回归阳气有所损伤,反噬其主。”

    房俊大惊:“晚辈现在依旧浑身燥热,想必是药物尚未完全发散,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袁天罡理所当然道:“那就发散出去呗!”

    房俊道:“如何发散?”

    袁天罡瞪眼怒道:“竖子,愚蠢至此乎?那锁阳虫之物,自然是回去寻几个女子,与床第之间奋力鞑伐,直至精疲力竭方可。要么你便沿着窗外这座山峰跑上个十圈八圈,药力自然消散。”

    房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邈扶额,无奈道:“你好歹亦是道家名宿,活了一百多岁,怎地跟一个后生晚辈这般信口雌黄?”

    袁天罡哼了一声,道:“这小子面相殊异,不似好人。老道以德报德,以直报怨,何须对他讲究什么道理正义?”

    孙思邈不理他,转而对房俊说道:“二郎放心便是,这锁阳虫虽然药效奇佳,不过性体温和,只要非是长年累月的服食导致身体产生依赖性,那便不会有大碍。只需多多饮用茶水,等待药效慢慢消散即可。”

    房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怒视袁天罡,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锤这个老不修几拳!

    若是自己刚刚听信了他的话语,跑回家去来一个大被同眠白昼宣淫,岂不是往后都将成为一个笑柄,被这个老牛鼻子耻笑一辈子?

    太缺德了……

    袁天罡毫不示弱的怒视回去,威胁道:“往后在老道面前要规规矩矩恭恭敬敬,否则指不定何时想起你这面相,心中不舒服,便满天下的宣扬一番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房俊大怒:“老道莫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袁天罡睨着眼:“小子不服?”

    房俊与他瞪视半晌,劈手拎起桌上茶壶,就在孙思邈大惊失色以为他要耍棒槌脾气的时候,才发现这厮给袁天罡面前的茶杯斟满茶水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袁神仙,您喝茶!”

    孙思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子,节操呢?那玩意虽然不值钱,可总归也得有一点吧?

    你这倒好,丢了一地……

    袁天罡美滋滋的拈起茶杯,呷了一口,眯着眼对孙思邈得意说道:“这小子能长能短、能屈能伸,这股子无耻的风范,老道只见过一人可堪比拟。”

    房俊差点气个倒仰。

    能长能短、能屈能伸……这词儿来形容一个人,是特么好话么?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好奇袁天罡口中之人,好奇问道:“道长所指何人?”
pc蛋蛋官方注册平台